蓦然间,走入这条寂寥的巷衢,每户人家的门扉与窗牖都紧掩,已是清晨,曦光似瀑布倾泻而下。

七月未央,转眼轻吻这盛夏的时光,风来疏竹遗香,花醒含烟迷惘,夜好似月的凉,曾经风月天长,浅遇深藏,打开一扇窗,任墨色浅浅静静的淌。

“要下雨了……”卷起帘子,望了一眼离宫窗外乌云涌起的天空,朱雀宫里的白衣男子淡淡道,“缥碧,你也该回去了。”午后的斜阳照在他身上,那一袭白衣仿佛焕发出光华来。他站在窗前凝望北方,衣带当风,沉静而高华,宛然已是一代祭司的风范——只差了额头那红宝石的额环来证明他的身份。“不,我不回去。”缥碧固执地望着窗前那个人,摇了摇头,“流光,如果你不告诉我解决的办法,我就不回去。”“没有办法。”流光缓缓摇头,揉着自己的太阳穴,“除非魇魔自行离开寄主,没有任何其他办法——我也无能为力。”“连你也想不出办法?”缥碧望着他,有点不信,“你现在的力量比昀息祭司也差不了多少——如果你…你也说无法,那么这天下也没有谁能做到了!”“这本来就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流光叹息,手指叩着窗棂,“要知道,阿澈的心最是单纯,但越是单纯的心,一旦有了裂缝,也更容易被侵蚀和扭曲——魇魔舍弃了沉婴的躯体而选择了阿澈,一旦附身,便没有别的方法可以割离。”他放下了帘子,将光隔绝在外面,朱雀宫里又恢复了长年的阴郁黯淡。夕阳要落下了,又到了该静坐修习的时候了。而他每日里进行的那种修习,又是万万见不得人的,得将她送走才行。“缥碧,你该回去了,这次你实在太大意了——”他的手指掠过一册册古书的脊,那些都是尚未研读完的卷轴,淡淡说着,“幸亏天籁半个月前就下山去了罗浮试剑山庄,不然你这样冒冒失失跑上来找我,被她知道就完了。”“我顾不得了,这事太危险。”缥碧咬了咬牙,双手绞紧了,“得赶紧想法子将魇魔从阿澈身上驱逐才行!不然……不然……”“不然,扶南会离开你,对么?”流光淡然反问。“也难怪……他以前就喜欢神澈多一些。”缥碧还没开口反驳,流光淡淡地说着,手指停顿在一卷书上,唇角忽地有笑意:“不如,我把这蛊术之卷给你吧——要留住扶南,只要这个就足够了。而对付魇魔,实在太难。”他把用桫椤叶书写剪裁而成的薄薄册子扔到她怀里,书页簌簌地散发出清香。“我才不管扶南跟谁跑了……我只是怕他会出事!”缥碧下意识地握住了这卷书,反驳着,眼睛望着四周——流光搬到了朱雀宫后,居然把整座藏书阁的书籍都一起搬过来了啊。从小,流光就和她一样喜欢看书。那时候,整个月宫里都在争夺权势钩心斗角,扶南则在带着神澈到处玩,偌大的神庙藏书阁里,往往只有她和流光两个痴迷于术法的人隔着高大的书架在静静地翻阅典籍。也许正是由于当年这份无言的默契,在天籁教主即位后,已然被分隔月宫内外,他们两但还是时不时的通过各种方法联系,他容许她偷偷跑上山来阅读宫里的藏书,并指点他的迷惑。此刻她遇到无法解决的难题,也只能冒险上山来找他。她磨娑着书页,却坚决地摇了摇头:“可是,我也不要‘下蛊’这样的解决方法。”“你就是翻遍这里所有的书,也找不到对付魇魔的方法——”流光笑了笑,指着身后满架的典籍,摇头,“除非趁着魇魔没有来得及转移一举将寄主格杀,才能将其暂时封印。但要让神澈活下来,却是不可能的。”缥碧下意识地沉默,那种沉默中有着某种坚忍得近乎固执的表情。“好吧,随你。”流光最终叹了口气,换了个话题,“你今天跑上来,扶南不知道吧?”“嗯。”缥碧闷闷地应了一声,“我答应过你的。”“那你顺路带这个下去,偷偷放到他窗台上。”流光从长袖里探出手,手上握着一枚晶莹的灵芝,“前几天七月半的夜里出了一点事,我没来得及让人送下去给他。”缥碧接过那枚七叶明芝——这种灵芝只生长在月宫圣湖水底,是无数术法修习之人梦寐以求的灵丹妙药。不知道流光用了什么方法,居然潜入了布满恶灵的水底采到了。握着灵芝,她不由讷讷,说出了内心多年来的疑问:“我不明白……流光,你为什么不想让扶南知道你的情况呢?以你如今的力量,早已不用惧怕那个天籁教主,为何还一直不敢去见扶南?”那样的问题一问出来,流光的手不易觉察地微微一震。“那时候,我们选了不同的路。”他笑了笑,那眼神却是黯然的,嘴里只淡淡道,“如今尘归尘,土归土,不必再相见了。”“可你还每年送他这样珍贵的东西,还通过我不时打听他的消息——你也很记挂他吧?”缥碧尽力分解,“你分明过得很好,可他却一直在担心——你们当年那么要好,如今也不能这么折磨他啊。”“他太善良……和我正好相反呢。”流光望着窗外,眼神忽地变得很奇怪,喃喃,“我真的是很害怕再面对他。”顿了顿,透过帘子的缝隙望着天空,他的神色转瞬淡漠:“太阳落山了——就要下大雨,你也该赶紧回去了。不然扶南可要担心了。”感觉到对方已经是再三的下逐客令,缥碧站起身,却迟疑着转过头来,眼睛停在流光的脸上,问了最后一句话:“流光……刚才我告诉你阿澈从水牢逃脱,你似乎一点也不吃惊?难道…你早就知道?可你又怎么会知道圣湖水底幽狱内的情况!”流光的手停顿在帘子上,脸色微微一变,却沉默不答。缥碧凝视着他,想从这个自幼相伴的书友脸上找出一丝弥端,但流光的眼眸深不见底,她只是凝视了几秒,便有一种沉溺的感觉,连忙移开了眼睛,微微叹息:“你不愿意说,那么我就不问了。告辞。”流光没有送缥碧,只是站在窗前目送她沿着游廊走远,最后轻盈地一个转弯,在一盏风灯下消失了踪迹。他阖上了眼帘,手指微微有些发抖,极力压抑着内心涌出的种种记忆。又要看不见了……每次她离去的时候,他都只能强迫自己不去看她。“我可不想当教主,那太麻烦了……如果能让我来管神庙藏书阁,那才是最好的事呢!”记忆中,那个少女抱着书卷,隔着书架对他说话,满脸都是对术法的迷醉。那时候,他原本想安慰刚刚和教主玉座失之交臂的她,却不料这个十岁的孩子却说出这样的话来。他隔着一册《元婴吐纳》看了看她,忽然发现书卷间露出的眼睛是这样的清亮,甚至比神澈那双令昀息师傅迷醉的眼睛更加动人。空荡荡的藏书阁内,经常只有他们两个人在发奋研读这些积满了灰尘的经卷。他所图者大,自懂事起就以超越师傅为目标,因此选的也大多是《傀儡术》、《追魂骨》、《分血大法》等高深凌厉的术法搏击之书,偶尔修成一术便欣喜不已。而缥碧喜欢研读的完全和他相反,她只爱《星野变》、《堪舆考》、《白云仙人灵草歌》之类的书,俯仰于天地之间,探究洪荒奥义,对别的全无兴趣。月神像前烛光如海,隔着竖到屋顶的巨大书架,他们无声无息地成长。但相互间的交谈却不多,最多只是在走道上遇见了,各自抱着书卷点头一笑。随着知见的广博,缥碧越来越安静从容,眼眸里有知性的光辉,心也更加平和明朗;但是他却越来越烦躁,即便是十五岁时便已修得了惊人的法术,但随着力量的增长,他也越来越清晰地知道、自己有生之年是再也不可能超越师傅——那个强悍凌厉得超越了善恶的祭司。心念一动,便再也难以如平日那样专注于书卷,干脆,他就绝足于藏书阁,开始处心积虑地谋划,想通过别的途径来打倒那个不可战胜的师傅。直到那一夜……那个血污横溢的背叛之夜,他看着那个红衣女童狂笑着将昀息祭司打落水底幽狱,他才松了一口气。从此后,那个挡在他前进路上的、绝壁般的身影,终于去除了。他独居于朱雀宫内,将藏书阁内的典籍全数搬来砌于四壁,每日里只是埋头修习,执迷疯狂般地追逐最强的力量,渐渐变得沉默内敛,性情孤僻——五年来,他与世隔绝,除了天籁教主之外,唯一保持着联系的、便只有缥碧这个昔年的书友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愿意见她。虽然几经波折,命运对她毫不容情,从云端直落到尘土,但她依然从尘土里开出花来。每一次见到缥碧,都觉得她更加美丽。这是一个内敛明净的女子,不张扬,不活跃,随遇而安,默默地成长着,犹如忍冬花一样坚强而秀丽。扶南那家伙……虽然是个没心没肺的傻瓜,也经历了很多挫折,但目下能和缥碧朝夕相处,总算是幸福的。但每一次见了她,他都要极力克制自己,不在她离去的时候追上去挽留。后来,他慢慢明白了,自己之所以愿意见到她,大约只是觉得她眼中的某种东西、可以安抚他的日渐枯竭孤寂的灵魂罢。多年以前,在那个空旷寂静的神殿藏书阁里,他们或许是在一个起点上的——但是,自从他们的手指握住了迥然相反的典籍开始,他们开始追求不同的东西,背道而驰,已然走得越来越远了……既然,在五年前那个夜里已经做出了选择,于今回头望又有什么用呢?他们两个已然是云泥般遥不可及。流光在帘子前站了许久,任凭雨前的风迎面吹上他的脸,带来湿润的气息。缥碧的影子已然完全看不见了,乌云沉沉地压着灵鹫山,不时有闪电穿云而出,隐隐下击,显示出一种不祥的气息——天籁教主半个月前刚刚修成了幻蛊之术,下山直奔罗浮试剑山庄而去,此刻整个月宫有点空荡荡的感觉。他没有阻拦,甚至没有问一句。因为天籁教主的眼神说明了此行势在必行。他不知道在她被昀息带回月宫之前,在试剑山庄遭遇了什么,但他能感觉到这个永远长不大的女童身体里隐藏着多么可怕的愤怒。不然,她不会比他当年更疯狂地修习种种可怕的术法,咬牙忍受着昀息喜怒无常的折磨。那样的复仇之火如果不爆发出来,终究会把五脏六腑燃烧一空的吧。流光抬头望着帘外的阴沉天空,嘴角浮出一丝笑意——其实,在天籁走之前,他进行过严密的推算。她是不会再回来了……所有的占卜预测都显示着同一个结果:彼岸花开,月沉星坠,大凶。那个永远不能长大的红衣女童,在胸中多年的复仇之火燃尽后,将会长眠于故园吧。拜月教五年前失去了祭司,现在又失去了教主。——从此后,这个月宫,便是落入他一人的掌控了。流光迎着风微微笑了起来,手指慢慢握紧,仿佛握住了某种看不见的东西。拜月教陷入了无主的状况,秩序一旦崩溃,那么就是能者为王——如今又能有谁比他更强?从此后,天上地下,唯他独尊。有什么比多年夙愿的实现更好呢?何况他已然为此处心积虑奋斗了多年——但是,为什么在看到了终点的时候,他的内心却反而没有多少的喜悦?流光摇了摇头,仿佛想把这些纷乱的思绪从脑中驱逐出去。他重新放下了帘子,整个房内便重新陷入了昏暗。该开始今日的修习了……今天是最后一天了,只要这一次的修习完毕,功德圆满,师傅的所有力量就将完全为他所有了。流光在阴暗的室内燃起了香,一点点幽暗的红光划出诡异的线,袅袅白烟中,他盘膝而坐,翻开一卷典籍,开始依照上面的方法开始修习。那卷磨得发亮的羊皮卷上,赫然写着三个字:《噬魂术》!乌云笼罩着灵鹫山,月宫清冷而寂寞。缥碧从朱雀宫出来,沿着游廊低头疾走,避开了月宫内星罗棋布的结界阵势,想在雨前回到山下。走到朱雀宫荒僻侧门的时候,忽然听到远处起了一阵骚动。她吃惊地回头,看到曼陀罗花园有寒光闪烁,伴随着兵器碰撞的尖锐声响和喃喃的咒术声——有人闯月宫?下意识地将流光给她的令符往门上一按,青铜的门无声无息地开了,她往门外便是侧身一掠,随即将门悄悄阖上。趁着混乱,正好脱身——这一次冒险上来,可不能被任何月宫里的人知道。已经好几天没有见到扶南了,也不知道这几天他怎么样了,阿澈又怎么样了?缥碧点足往山下掠去,一袭绿衫在风中飘飘摇摇,转瞬消失在红色的曼珠沙华丛中。然而,在她从侧门离开月宫的时候,却没有料到她要找的人正从东门直闯朱雀宫而来!乌云沉沉压着天际,整个天地已经昏暗下来了,雨前的风斜斜地吹着,散播着某种不祥的味道——仿佛是从山脚墓地里逆流而上的、死亡的味道。

葳蕤的海棠与槐树上落满燕雀,在佩环相击般清脆的啁啾声里,榛芜丛中摇曳着淡黄的火焰,那并不是野芳的笑靥,而是叹息。

夜晚小小的轩窗,关着思逸翩翩的过往,大概是时间无法遗忘,只是选一个适当的距离慢慢的欣赏,这味道就像禅茶里的苦涩清香。忧郁的眼眸里画着你熟睡的模样,月色无意散落在你的脸庞,悠悠的化作诗行,指间轻柔的触摸着你的梦乡。有人说邂逅就像这提笔的诗行,却久而不能成章,是谁在不停地念想,谁还沉醉在这浅浅的墨香?

没有哪户人家揭开六月的窗帷,推开六月的门扉,敞开六月的心,这条寂寥的巷衢,似林间的荒径。

帘卷残香,惊笔断章墨乍凉,隔云相望,弦弦寂寥几叠殇,悸动了流光溢彩的过往。谁倾城的一笑曾深锁了此时的山水情长,任习惯的清冷飘渺了深情的梦乡,从此烟花堪剪阑珊蝶梦亦难忘。指间轻触烟雨上的流光,那是熟悉温凉的浅月情长,恰巧途径了彼此的盛放,薰暖了笔墨下的檀香。

迂曲地延向一片缥碧的湖泊,晨曦温柔地将其铺盖,恰似绣着花纹鸟虫的被褥。

就让梦里留下这前世的暖,推开六月的门扉。在这寂寥的夜晚,用笔墨把回忆里的痛演绎一遍。

千嬴国际手机版网页,湖畔上杨柳依依,凉风习习,偶尔有一只鸥鹭掠过湖面,扎进芦苇荡,藏匿的草虫发出窸窣的鸣叫声。

你曾说情堪比水还要柔软,心却易在遇见里沦陷,可再美的遇见也似一场无法预料的影片。曾经因与果的纠缠,终还是输给了时间。一句分离中的淡淡,不知憔悴了多少容颜,摇落了多少牵念。转身踏着这前世的青石板,就让梦里留下这前世的暖。

我沿着这条曲折的巷衢彳亍,每户人家的门扉与窗牖紧掩。

红尘漫漫,午夜阑珊,推开窗轩,已是过尽千帆。

已是黄昏,斜阳冉冉地向渊薮落去,但我却没有走到那片缥碧的湖泊。

有时的迷路只是为了花开的暖,有时候心动只是看了你忧伤的眼,可这尘埃里的深情却不知如何剪断。若一片桃花能渡一世情缘,世事不再两茫然,点一支烟,淡看风情里的无言。

葳蕤的海棠与槐树上莺燕啼鸣,榛芜丛中摇曳着淡黄的火焰,那并不是野芳的笑靥,而是叹息。

可你不经意拨弄的琴弦,犹如花落的轻叹,在耳畔声声的呢喃。浅夏里的花笺,似揉碎在文字里的清浅,柔柔地滑过你的眉间,留下了你温雅的笑靥。往日的云烟,随风而弥散,落墨夏天,情却不依深浅。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时间总是越等越漫长,总让人分不清梦境与过往。

这叹息里的惆怅,诉不尽对尘世的迷茫,饮不尽世间聚散离合的沧桑,道不尽曾经至深缠绵的忧伤。我多想像月光一样,坚强的留在你身旁。只是多情的眼眶,慢慢的凌乱了眼中的模样,曾经有多少晶莹滑落你的脸庞,我都在心底珍藏。夜,深深漫长,渐凉,渐凉……

有人说,缘分就似流星划过夜空的弧线,错过只是昙花一现的一瞬间。

多想临溪而坐,慢听清风柔柔的拂过,如若,葳蕤的花朵一笑而过,似娉婷漫舞的婀娜,来不及的闪躲,烟水之过,太投入原来也是一种错。落墨,将浅香勾勒,一个人的诉说,只是淡淡的描摹。情深脉脉,心中的城郭,潮起潮又落。

淡夜下温婉,柔柔的透过心田,轻触浅墨凝结的素笺,无言的情愫悄然滑过娇颜。曾经绕指的缠绵,轻梳着眼眸里忧郁的伤感,微风旖旎下的思念,吹皱了梦中风雅的眷恋。水湄之畔,淡月疏阑,世事如烟,心了然。

宝髻松松挽就,铅华淡淡妆成。青烟翠雾罩轻盈,飞絮游丝无定。相见争如不见,有情何似无情。笙歌散后酒初醒,深院月斜人静。

一个人在夜空下观望,灯光散落在路的两旁,朦胧里的凄凉,趁着夜的芬芳,娓娓的路过眼眶。指尖上清柔的月光,不知邂逅了谁的梦乡,梦醒的迷茫,一如晚风轻轻吻落的沧桑,只留下一幕幕演绎的过往。

原来一个人的多愁善感,就像站在季节的边缘,总有一种难以启齿的伤感。时常一个人遥望着这样的夜晚,只等眼眸里的视线在夜空里渐渐的搁浅,才慢慢闭上这忧郁的眼。轻挽一面擦肩,依梦说晚安,这个夏天,好浅,好浅……

(QQ:472874704)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