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我们还未老我们走吧去海风吹过的地方停靠一个小岛厮守一生白天看海鸥飞过快乐的心情晚上听海浪弹奏美妙的歌声

工作原因,我在医院工作了3年了,每天就是上班下班然后住在医院宿舍里,这三年来去过远的地方就是成都。我觉得完全没有时间让我去感受生活。我越来越不明白我到底想要的生活是什么样子了,因为我觉得我的眼光变得短浅看不到未来。每个月休息就是下了夜班过后休息一天,现在连夜班休息也要叫我们干活了。

头晚九点才定下来第二天再“踏平香山”。

趁我们还未老我们走吧去雪花飘落的地方一起建造喜欢的小木屋带上可爱的小狗狗还有我们的梦白天我去白桦林打柴牧马晚上你在篝火旁翩翩起舞

年富力强时多挤时间去旅游,老了以后休闲游、再老以后无力游

不管你去不去旅游,日子都会一天一天的过去,人也随之老矣。老了以后,很多地方是心有余而力不足,无法去旅游了。为了不给自己留下太多太多的憾事,还是应趁年富力强时,多多挤时间去旅游、看看外面的世界。图片 1图片 2图片 3图片 4图片 5
2017年6月10日,我夫妻俩人自驾游小金县时,从海拔3300多米的地方徒步十多公里到达海拔4800米左右的雪山垭口,往返7小时。图片 6图片 7图片 8图片 9
2017年7月30日,我夫妻俩人从稻城亚丁景区内的洛绒牛场徒步前往牛奶海、五色海。折返到洛绒牛场后,为观路景而未乘电瓶车,我俩又一路小跑或快走到扎灌崩以赶乘末班观光车到亚丁村住宿,因高原氧气稀少、恢复体能缓慢,我当晚酣睡10小时、结果耽误看星空。当晚,因有1人严重高原反应、并吸氧,次日早晨就乘观光车出景区,未去游卓玛拉措。图片 10图片 11图片 12图片 13图片 14图片 15图片 16图片 17图片 18图片 19图片 20图片 21图片 22
2017年国庆长假,我夫妻俩人自驾游青海三江湖、两湖一碑(鄂陵湖、扎陵湖和牛头碑)、阿尼玛卿雪山,还连续三天住宿海拔4200~4250米的地方,其余住宿海拔3200米以上的地方,我俩在这一路上都无高原反应。图片 23图片 24图片 25图片 26图片 27图片 28图片 29图片 30图片 31图片 32图片 33图片 34图片 35图片 36
2018年4月28日,我夫妻俩人自驾游翻越巴朗山垭口(垭口海拔4523米,2016年10月建成通车的隧道海拔3800米,汶川和小金县界处海拔4487米),当时垭口上有些冻雪冰雕高达2米。晚上在熊猫之巅石碑处与下班后赶到的朋友一起露营(次日早晨车玻璃的内、外层都结冰)。次日游四姑娘山,30日翻越夹金山。图片 37图片 38图片 39图片 40图片 41图片 42图片 43图片 44图片 45图片 46图片 47图片 48图片 49
2018年5月13日,本想观高原上嫩绿绿、毛绒绒的大草原、结果小草刚返青,于是我夫妻俩人即兴上午爬涉红原(县城海拔3500米)境内的雪山(白河的发源地,当时走到了海拔4500~4600米的地方),一些山阴处的积雪厚达半米以上,下午开车行驶430公里回家。图片 50图片 51图片 52图片 53
2018年8月23日至9月5日,我夫妻俩人从四川德阳出发自驾游西藏,走川藏南线G318到拉萨、青藏公路G109出西藏,再走青海三江源保护区和川西高原回家。住宿过邦达镇,连续四天住宿地之海拔:当雄县4250米、唐古拉山镇4500米、曲麻莱县4200米、石渠县4200米。图片 54图片 55图片 56图片 57图片 58图片 59图片 60图片 61图片 62图片 63图片 64图片 65图片 66图片 67图片 68图片 69图片 70图片 71图片 72图片 73图片 74图片 75图片 76
2018年12月31日,我夫妻俩人从住宿地出发自驾途经塔公草原、亚拉雪山、丹巴牦牛谷,路途中我车显最低外温-21℃,晚上住宿四姑娘山镇。次日,我自驾途经巴朗山(只能走隧道,因垭口严重冰雪路、禁止通行)、汶川县卧龙镇和映秀镇回家。图片 77图片 78图片 79图片 80图片 81图片 82图片 83图片 84图片 85图片 86图片 87图片 88图片 89

本来约了劲姨,晚上八点半,她像孕妇一样一边做干呕状,一边摆手说明天去不了。

趁我们还未老我们走吧我们手牵着手去红尘尽处看望那天堂左侧的爱情

就剩下我和海队。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我到了假香山 爬了假汉坡

啥也没准备,到了香山我先去路边菜店买的小西红柿,再加上我带的烧饼够了。

今天很奇怪,去香山公交车空了一半,爬山的路上也无往日周六的熙熙攘攘。

貌似来了假香山。

好汉坡沟口,我与海利约定上山后的集合地点,各自按自己的节奏爬,谁也不耽误谁。

走沟人并不多,久未走沟,总觉得前边该是哪儿了,可每次都是错觉。

还好,这条沟闭着眼都能走,不用费心。

照例,到了与懒汉坡接口位置,我左转未直行。

因为按自己节奏走,没觉得太累就看到海利坐在水泥路上使劲的瞧手机。

海利说,去老望京看看,眼神里流露的那种对老情人的眷恋。

背对小小五,让人家给捏了个合影。

走大坡下去,海利说找地方吃吧,再不吃就下山了。

防火道边荫凉处,简单吃。

            走的不是山,是心情

老望京海拔并不高,但即使在阳光处,也没有闷热感,还有阵阵凉风吹过。

吃完,三柱香松林处林荫小路下撤。

距水源头还有一半距离,就感到闷热异常。

不想停歇,一路快走就到了水源头。

我小腿肌肉居然有些发紧,再多走该抽筋了。

沿水杉林徜徉,海利不时的下蹲、侧卧、仰俯,把手机舞成个金箍棒。

身上的汗,不知湿了几遍。

这么热的天,图的啥呢?

是心情!

相关文章